王冲:希拉里要是没当选我就裸奔 文涛:我陪你

王冲:希拉里要是没当选我就裸奔 文涛:我陪你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王冲老师,多年前就上过锵锵,那个时候咱们聊的是您研究大国关系,现在他是到了智库,专门给国家出主意的,所以今天我 给您介绍,曹星原老师,曹星原是咱们艺术史,美学家,但是今天请您聊聊女政治家,因为什么呢,曹老师是刚去了美国,刚从美国回来。

曹星原:希拉里和特朗普两者结合才是真正的美国之梦

曹星原:对。

窦文涛:所以我正想请你给我们报道一下,现在的大选,这几天都聊希拉里,你在美国你觉得他们怎么聊?

曹星原:群情激愤。

窦文涛:激愤?

曹星原:激愤,就是每一个人心里都很不平静,因为都不知道美国将来的未来是怎么样的,有些人担心特朗普当选之后,会引起美国走向一个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有更多的人担心希拉里实际是一个政治家,而不是一个领袖人物, 因为她 没有一个明确的施政方案,她的语言让大家不敢信任,她的每一句话说的都非常到位,所谓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这个正确使得她很多话说的都很虚伪,但说的都非常到位,非常漂亮。最后你其实仔细看这个大选,你就发现美国这次赤裸裸的把国家的 问题放在世界面前,美国实际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政治口号,外在形象,希拉里所表述的一切都是美国对外的这种形象,永远的拥抱世界,美国好,民主自由,而 特朗普他实际展示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我要为美国人造福,我要赶走这些新来的非法移民,我要怎么样保护美国的利益,使美国怎么样。其实,这两者结合起来是真正的美国之梦,但这一次一个实质和一个表象一下被分裂了,在这两个人身上。

窦文涛:但是我听说王老师好像是私下里跟我们哪个漂亮女主持还说,说要不是希拉里选上,说您裸奔是吗?

王冲:你看我不让你说你说了,我确实做过,我跟主持人说,我从去年这个时候,我就看好希拉里,尽管我个人特别不喜欢希拉里这个人。

窦文涛:为什么?

王 冲:但从理性判断,希拉里很多人不喜欢希拉里,高傲,能干,自以为是,所以说很多人不喜欢他,反而是很多人喜欢特朗普,我在一所大学,就是江苏的一所大 学,问那些年轻人,你们特朗普和希拉里你们喜欢谁,结果在场80%的举手喜欢特朗普,我要补充一句多数是男生,你看特朗普有钱,又要从政,关键是还有好几 任美丽的妻子,这是很多中国男人的奋斗目标。

窦文涛:对,这方面咱们俩研究的是一个课题,说起来也有点不太道德,但是咱就别装了,咱们看一 看特朗普老婆的裸照好不好,不不不,这不是我,这是《纽约邮报》纽约Post已经登出来了,说他第三任的妻子,原来在杂志上,你可以看看这个照片,现在在 美国传的满地都是,我这找的限制级的给大家凑合凑合得了,你看这是特朗普的老婆,当年拍的照片,还拍过这种好像是双女的这种意识,还有那种拿着鞭子的感 觉,玩SM的,但是人家特朗普一看说,我当年就是看这杂志才找到她的,说是他第三个妻子是爱沙尼亚人士,哪来的,也是个移民。

所以,最近也听说,他发表了一次演讲,本来是挺老公的,结果也给穿了帮,我就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可能他们拿逐字逐句去对,说他几乎就是照搬了米歇尔当年挺奥巴马的时候的一篇演讲,说这还能直接copy过来,又来一遍,我都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王冲:希拉里背后还有克林顿 选她等于买一送一

曹星原:那倒是真的。

窦文涛:是真的?

曹星原:是真的,因为米歇尔当年强调的就是一个家庭的价值观念,这个在美国人心目当中印象非常非常深刻,米歇尔当时做这个演讲的时候,老百姓当时对奥巴马的印象转变了之后,这里产生了很大的转变,这个演讲很起作用。

窦文涛:您现在还是觉得估计是希拉里是吗?

王冲:对,对,我依然坚持我的观点。

窦文涛:就是特朗普练不过他你觉得最后。

王冲:练不过他,有很多原因。

窦文涛:最主要的原因说一个。

王冲:第一个原因,按目前的人口结构来说,共和党想打败民主党很难,现在特朗普有一千四百万张选票,有来自共和党的支持,他要赢得总统大选,至少得有六千万的支持,六千万人投他的票,再在摇摆选民中间,再从民主党的铁杆里面再找这么多人支持他是很难的,就是说民主党传统优势,第二希拉里本人在执政方面的优势,美国老百姓虽然现在闹着玩行,说特朗普这人挺好玩,真要选总统的时候他要想想,敢不敢把票投给这么一个没有执政经验,这么一个人,敢不敢把核密码箱交给特朗普来保管。第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选希拉里大家可能不太喜欢,但是希拉里背后还有一个第一先生,前总统克林顿,那选了他不就是买一送一,这两个人在一起主政美国,这领导能力将会是非常强的。

窦 文涛:那你这个说法是有一个假定的,就假定所谓理性人的假定,就假定人,过去市场经济学里面研究,假定人是理性的,但是后来发现这个假定也受到挑战,发现 很多人即便在买东西的时候,消费的时候,他都不是理性的,我觉得您两位刚才说的,我就想,假如我是个选民,我是个美国选民,我会觉得特朗普我也喜欢他,可 是就像王老师刚才说的一样,真要投票,我要投给他,我觉得是不是有点范浑还是怎么着,或者说除非我就觉得这个国家总统就是个摆设,选谁都一样,我觉得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无所谓,所以甚至还包括,我就刚才说米歇尔,最近帮希拉里站台,好像讲话还是挺有号召力,咱们可以看一段。

网络视频

米 歇尔:即便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我们也回馈社会,因为有人过的比我们更糟,以伟大上帝之名,吾往矣,我心目中的总统,会告诉孩子们,我们国家的每一个 人都很重要,并坚信先人留下的信念,我们生来平等,每个人都是美国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这个国家不伟大,这也是让我们重新强大的方 式之一,因为现在的美国就是地球上最强大的。

曹星原:米歇尔为希拉里站台 讲话实际针对特朗普

窦文涛:曹老师对这米歇尔的话有感触?

曹星原:非常深的感触,因为她说到了一个最核心的概念,就是在这个国度,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她这句话并不是要说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这大家都知道,她这句话是直冲特朗普去的,因为特朗普对移民他有他的想法,对一些非法移民有他的想法,而奥巴马这个政权对一些非法移民是非常宽容的, 而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在当年第一次希拉里竞选的时候,我听到一些美国朋友,而且是很高层的美国朋友说,美国We're not ready for a woman,我们还没有做好让一个女人来做总统的准备,那是上一届,我们可以接受犹太人,我们甚至可以接受黑人,但是让女人来领导我们,我们还没有做好准 备。

窦文涛:是吗?

曹星原:这是上一届,上一次20年前希拉里竞选的时候,20年后美国友没有做好准备,米歇尔这句话就等于在说无所谓是谁,无所谓你是女的,或者是犹太人,或者是黑人,亚洲人在里面都提不上的,我们大家都是同样的。

窦文涛:您在美国呆着,您觉得美国人他这个政治正确是男女平等,种族平等对吧,但是实际上人们内心深处怎么看女人?

曹 星原:这样,我给你举个例子,有一次很偶然的情况,我去一个办公室,是加州的某一个办公室,跟法律有点关系,好像是去那签字办什么事情,这得有快30年 了,进门是一个黑人律师,他是政府的律师,我还很得意,这女性坐在这么高的位置上,然后他的旁边挂了一个牌子,牌子上面写,作为一个有色人种的女性,你必 须十倍好于一个白种男人,你必须十倍优越于,就是做的一切工作要十倍与他的优秀,下面来一句Fortunately  is not hard,幸运的是这不难。

窦文涛:这不是明显歧视的信息吗。

曹星原:当然,他知道我们是受歧视的。

窦文涛:现在还是这样吗?

曹星原:应该是吧,你必须十倍于男人优越他,各方面,你才能受到认可,基本上是一种共识。

王冲:希拉里能否当选 关键在女性如何选择

王冲:我有一点点不同的意见,具体到希拉里这个个案,实际上不是男人歧视他,而是女人为难他,我们有句话叫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是本届大选,希拉里能否当选,重要的不是说多少男性投他的票,而是女性怎么去作出选择,很多女性特别的不喜欢希拉里,因为希拉里他的高高在上,他的傲气,让人不喜欢。

窦文涛:跟他当年对克林顿出轨的反应是招女的喜欢还是不招女的喜欢?

王冲:那肯定是不招女的喜欢。

窦文涛:那要怎么反映才招女的喜欢,离婚?

曹星原:你说的对,哪些女性特别讨厌她,经商的女性,底层的女性,特别讨厌她,因为讨厌她的优越,还有男性的政客特别讨厌她,知识男性,心里有一点50%说不清,从道理上来说他们不敢说讨厌她,在内心深处隐隐的,如果你和比较知识圈子的男性接触比较深的话,背后他会隐隐流露对希拉里的不屑,但是表面上一定会说我希望她能当选,显示我们国家的平等,显示我们没有玻璃天花板,现在玻璃天花板已经碎了,他已经作为候选人。

窦 文涛:我是听到有的人说,说希拉里这个人有硬气,但是实际没灵气,而且就说这个女性选票,您刚才说,我看到一点分析就是说,她现在的最大的短版,反倒是 30岁以下的女性,就是年轻女性,叫什么千禧一代,所以她现在选举都不大敢打女性牌了,她以为打女性牌,其实可能老一点的女性还愿意投他票,但是今天更年 轻的女性,在他们看来可能他们更反对的是华尔街的那些金融业的,她觉得那些是他们找不到工作,是他们自己生活无着的一个打击的方向,反而不是像什么男女平等,因为反而最年轻的女孩子,她不大意识到什么这种多么歧视,反而对他来说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情绪了。

王冲:所以这方面来说你说的对,这方面来说,对希拉里幸运之处在于,他的对手是年迈长的又不帅的特朗普,假如共和党把卢比奥那么年轻帅气的小伙推出来的话,那么希拉里的胜算就会更小,其实今年的大选不是说男性和女性之争,其实就是穷人和富人之争,特朗普做的一件事就是告诉所有人你们很穷,为什么你们很穷,这个国家做的不对,假如我上来,我让你们变得富有,我让你有工作,这是他最为成功的一点。

窦文涛:巴黎与十几年前相比在衰落 很狼狈

窦 文涛:你讲的这个真是对我挺有启发,我最近就老觉得,你说本来咱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好像咱们小时候讲的马克思都不大提了,最近网络上,包括国际上发生的 很多事,包括我自己生活里的一些困扰和不愉快,都让我经常想起马克思的初衷,这个世界是不是还是有阶级矛盾的,就是说穷人和富人,或者咱们说的草根和所谓 的精英,有些话就不好摆在桌面上说,看来这个地球容不得一少部分人,你过的很好,你比如说就算咱们都应该算知足了,小日子过的不错,你觉得希望永远都能够 这样下去,破坏你环境的人,说话不文明的人,这些东西都是垃圾,希望他们离的远远的,可是你最后发现,好像这样就真不行,他最后就真能把你给颠覆了,至少 给你填堵。

王冲:对,美国这几年这种贫富差距,包括中产的萎缩太严重了,我们之前有句话,经常说的一句 话,中学课本说,在资本主义国家,20%的人占据了80%的财富,而在今天的美国,1%的人占据了90%的财富,美国从2007年以来,从经济危机走出 来,实际上是一点点他的经济增长率是3%也好,2%也好,是增加的,国民收入整体也是增加的,但是中产阶级在萎缩。

窦文涛:你看我解释,你刚从美国回来,我是刚从巴黎回来,我已经有十几年,我上次去巴黎十几年,你觉得我这次去的感觉,我觉得这个巴黎,优雅还在,但是已经很狼狈了,整个我个觉得像在衰落, 我觉得比十年前我去的那个巴黎,怎么这么脏乱差,你知道有些话不正确,比如说移民或者什么的,但是你看,比如说我被骗了两次坐三轮车,我也不能说,反正那 个模样我觉得比较像是中东某些国家的长相,但不敢说到底是哪里的人,他们蹬三轮车,一般都是这种,十欧元,我说的是一个人十欧元,你们三个人,30欧元, 全是这种,有点像中国火车站过去碰见的那些黑车,就是反正我十年前来巴黎,也有很多移民,但是没像我最近感觉,而且我觉得可能跟反恐也有关系,比如你坐飞 机,就我这趟回来,在巴黎机场竟然就出现了,就是拿护照过关,排那个长队两个小时,就为了过一个关,好几个口子,只是开两个,最后我前面去纽约的一个家 庭,航班时间已经过了,拿这个还没出境呢。

曹星原:文涛,你要在美国你可能是特朗普的选民,特朗普说了,你看我们的安检在机场排这么多队,就是因为这些恐怖分子,恐怖分子造成恐怖分子泛滥的原因,就是希拉里,奥巴马,克林顿他们这几届弄成这个样子,他们对穷人太松了。

王冲:有人说这是美国史上最肮脏的大选 骗子和疯子对决

窦文涛:看看一个国外的漫画,就是刚才王老师说的一样,你看开着车,你是选择希拉里还是选择特朗普呢,一左一右,最后这个哥们选择死,冲出去了,人民经常没有选择是吗?

王冲:很难选,昨天我问一个美国的年轻人,32岁,是一个银行家的儿子,我就问他,他说了一大堆特朗普的问题,说了一大堆希拉里的问题,我说你到时候会去投票吗,他想了想我也可能不会去投票,因为两个人我都不喜欢。所以历史上有人说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最肮脏的一次大选,一个骗子跟疯子的对决。

窦文涛:希拉里像骗子。

王冲: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

窦文涛:有人说是一个狂人和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是关于希拉里到底算不算女权主义者,好像有争议,她自己并没有说过,宣称,她虽然好象有很多为女人争权利的主张,但她不贴这个标签。

曹星原:她到中国开世界妇女大会。

窦文涛:她算女权分子吗?

曹 星原:她是女权运动推动者,她支持,她不是把这个作为女权,而是作为弱小,弱势阶层人都在她的保护照顾之内,她之所以参与一些女性运动的活动,是因为当时 她在帮着克林顿推全民医保的问题,尤其是贫困人士的医保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奥巴马的医疗保险这些都属于,其实他们这群人是照顾一些弱小的弱势群体, 那么把她标签为女权主义者,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她认为在美国女性还是处于弱势,事实上也是。

窦文涛:其实今天小女孩也不支持他。

曹星原:小女孩不支持她其实也很简单,我也和一些小女孩讨论过,小女孩不支持她的原因就觉得她没有一句真话,她没有说不是真话,而是说的套话太多,你感觉这话我都听过了,来来去去来来去去都是这些话,在报纸上哪都是这种话,美国是伟大的国度,美国是自由的国度,我们要怎么样,美国是平等的,美国是怎么样,到底你要怎么样使他更伟大,倒是特朗普直接回答了,他怎么样使美国伟大,保持他的伟大。

王冲:希拉里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勾勒出美好的政治愿景

王冲:曹老师这个说的特别好,就是说希拉里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她没有勾勒出一个美好的政治愿景,你作为一个总统,你要竞选,你不是要告诉选民我多能干,我多聪明,我背景多好,我多有执政经验,这些大家不care,大家关心的是你执政以后要为我们做什么,给美国能带来什么,她恰恰是在这点上没有一个明确的表达。

窦文涛:那特朗普能明确还是能执行吗,他能这么干吗?

王冲:我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我要美国优先,我不要说花钱再给日本韩国提供保护,我要让欧洲他们自己保护自己,把我们的钱用在我们自己身上,老百姓就问你怎么能做到,他说我上来以后会用专业的人士把这事好,怎么做到他不说,但是至少他告诉人我要做哪些事。

曹星原:你说的特别精彩,就是这个工作他说的很具体,我还听到他说一句话,不是我支持他,他说你们每一家的这种储钱小罐,你们那里的钱都被中国人偷走了,我要拿回来,我要替你们拿回来,这个老百姓听了舒服,想想我这么穷,他马上目标明确了,中国在崛起,中国人在外面奢侈品商店,拼命的买,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些钱特朗普能帮我拿回来。

窦文涛:其实你看,按说美国这种民主选举,已经是有个黑人总统了,好像很多人感觉呼之欲出的就需要来个女性,这家伙民主体制算齐活了,说到女性的地位,我们曹老师本来是研究艺术史的,给我们带来几张古画,可以跟大家讲讲,这个有点意思,我们来看看。

曹星原:希拉里缺一点慈祥 不像个女人

曹星原:这个辽宁省博物馆藏的,也算镇馆之宝了,《簪花仕女图》。

窦文涛:您想用这个聊聊希拉里。

曹星原:其实也不是用这个聊希拉里,倒是想用这个来说一下唐代的事情,唐代咱们有一个女皇。

窦文涛:武则天。

曹星原:对,她还不是皇后,她是真的自己称皇了,真的叫女皇了。

窦文涛:这个是什么墓地壁画?

曹 星原:这是张淮太子墓的壁画,张淮太子当然是被武则天杀了的,就说明唐代的画达到的造诣是非常高,我们到今天还是能看到唐代的盛世,可是我想用这个说一下 希拉里,就是希拉里其实我觉得她的竞选的策略有一点失策,她20年前竞选的策略就是太强硬,这次开始的时候也太强硬,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突然发现她出现转 变了,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你看武则天,她龙门石窟的奉先寺的大佛像,据说是她的形象,她是威而不怒,她有一种皇后高高在上的感觉,但她是慈祥的,希拉里缺一点慈祥,所以她遭到很多人对她的批评,其实就是少一点所谓的女性,她不像个女性,她像个男人,这就是歧视。

窦文涛:这是咱们过去有时候讲干我们这行的人不讲人话,其实也有点这个意思。

曹星原:就是歧视。

窦文涛:你也感觉特朗普他讲人话。

曹 星原:是,而且你看咱们唐代女性必须是什么样的,从穿衣服从什么,刚刚那张簪花仕女图,沈从文先生说这衣服穿的不规矩,是泄服,就是内宫的服装,后来仔细 他说不是常服,后来我仔细研究了之后,根本就是内宫里面的衣服,只给皇上看的,后来我叫他宫中禁美,是一年一度皇上放一个蝴蝶,蝴蝶落到所谓的宫女的任何 一个身上,那天晚上皇上跟那个宫女过一夜,但是杨贵妃之后这个制度全没了,唐代他也有一个变化,就是说女人,无论是中国也罢,西方也罢,必须有女人样的大 家认定的,希拉里他被认为没有女人样子。

王冲:但是希拉里及其她的团队在竞选初期非常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在竞选初期她做了一个广告片,她的团队把他包装成一个邻家大妈的形象,邻家大妈这个事,她老了也不能说从漂亮角度出发,就是邻家大妈这几个字,但是希拉里本人她这种贵族出身,以及做参议院国务卿这么多年的经历,就导致她无法真正的跟人去亲近, 她装是装不出来的,我们套句话说,他只能说臣妾做不到啊,她真的做不到,现在是一个社交媒体的时代,不像以前通过电视报纸可以包装,在社交媒体时代,你的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会被记录下来加以放大,而特朗普的成功就是利用了社交媒体,每一句话都是极端,只有极端的话才能在媒体上传播,像我们在电视上,我们 说一句极端的话,你刚才说,如果希拉里输了我就会裸奔,那么这句话一定会传的最广,在本期节目里这句话可能是传的最广。

窦文涛:没错。

王冲:对,如果有一个美丽的女主持跟我对赌的话我倒可以考虑,咱俩就不用赌了。

窦文涛:我陪着你,裸奔。

曹星原:希拉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虽然当初宣传片把她打扮成邻家大妈的形象,她一张嘴就漏了,不是臣妾不能,而是官腔满嘴。

窦文涛:这个真有意思,就说有些官僚,包括在香港,我也见到,他不是不想亲民,他是真的没办法,好像就不会跟人说话,这个东西很麻烦。

王冲:他那个陈词滥调,我们团结起来,我们是伟大,忘不掉。

曹星原:没时间了。

 

河南互联网络信息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经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的专业互联网络公司。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政府、企业和事业单位上网工程、计算机网络工程、域名注册、虚拟主机、网站建设、电子商务和互联网增值服务等。

联系方式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经五路2号

电话:0371-63520088 

QQ:76257322

网站:www.800188.com

电邮: 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