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法院互联网化, 是实现法院公开化的一个切实有效的方法

2017年6月26日,中央深改组第三十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会议强调,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要按照依法有序、积极稳妥、遵循司法规律、满足群众需求的要求,探索涉网案件诉讼规则,完善审理机制,提升审判效能,为维护网络安全、化解涉网纠纷、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深度融合等提供司法保障。

杭州互联网法院是一个什么法院?简言之就是“互联网+法院”或“互联网+审判”。它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通过网络审理案件;二是审理的案件大多与网络纠纷有关,如电子商务交易纠纷、网络支付纠纷、网络金融借款纠纷、网络著作权纠纷等。

表面上看,目前该法院更加注重涉及互联网案件的审理,但,如果真正做好“涉网”案件的互联网化审理,必然要求法院工作的互联网化。

如果法院互联网化了,当事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实现立案、调解、证据交换、庭审、信访等一系列的诉讼程序,也就是说,全部在实体法院所必须完成的程序,都可以在线上实现。因为,只有真正地将“人民法院”建设成为名副其实的“互联网法院”,才能真正做到案件的互联网化审理。不仅如此,法院互联网化后,还可以保证线下法院工作更加严格的程序化,也会对线下工作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

另外,通过“互联网法院”的建设,也可以有效地解决人民不能对法院进行有效监督问题;解决法院不能有效对人民普法的问题……。总之,法院,通过互联网化,可以更好地保证“公开透明”,可以更好地保证“办案留痕”,很多以前解决不好的问题都可以因此而迎刃而解。

互联网审理案件,不仅是让当事人多了一个审理案件方式的选项,更是阳光办案的一个有力保证。这是其巨大意义之所在。比如,目前法院推行的“每案必录”,将来,就可以把整个办案过程的录音录像放到法院的网站上,方便当事人和社会各界随时监督法院的各项工作……

法院对案件的审理,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实现名副其实的“法院互联网化”,不仅是方便了一些案件的审理,减少了当事人的诉累,高司法效率,节省司法资源,更重要的是,法院互联网化,是实现法院公开的一个切实有效的方法。而法院公开化的问题,一直又是一个没有解决好的重要问题。

 

师伟:高考使人更平庸

之前写了一篇文章《贬值的高考》,劝告现在家长和考生不要对高考寄予太高的期望,有的读者因此沮丧,所以今天继续谈谈这个话题。

本文的结论也许会让这些读者更为沮丧——在我们这个时代,平庸将成为大学生的主流!

当然我这个讲法并非是一个负面的结论,看完本文便知。

我们知道,描述一组数据的主要指标是均值和偏差。通常均值越大越好、偏差越小越好。

如今的中国,发展迅速、社会稳定,因此均值在快速上升、而偏差则相对在缩小。比如高考方面,孩子们比以前更加容易接受到高等教育,这导致孩子们的学历平均水平上升、同时偏差相对缩小(可以对比一下文盲遍地的民国或大学扩招之前的时代的高考难度)。

所以大学生会平庸——因为出人头地的概率大大降低了——这种平庸当然是一种高级的平庸,家长们不必难过。

此外,高等教育的好处是可以快速高效地培养人才,然而同时因材施教的机会降低了,这导致越是上学时间长的人越是被压抑个性。你可以对比一下幼儿园的小朋友和大学毕业生,看哪个群体的个性更强、创意更强——显然是前者。

所以高等教育的结果是让大学生之间的差异趋于缩小——这就是我在本文所讲的平庸。

为了更加形象地说明这个现实,我们来看一张示意图。

以下的雷达图的最外围表示人的各种能力的最大值,A表示一个各方面能力基本均衡的人,而B表示一个偏科的人:有的能力超低、有的能力超高。你认为经过高等教育的人更可能是A呢、还是更可能是B呢?

  

答案是A!

因为长期的正规教育会压抑甚至抹杀人的个性,而非正规的教育倒有可能要么教出特别差的人、要么教出特别强的人。然而非正规的教育意味着正规的教育体系被打破,这时多半是乱世,所以乱世会出英雄,可惜英雄毕竟是极少数人,此时绝大部分人在哀叹“宁为太平犬、不作离乱人”,比如春秋战国、秦末、三国、五胡十六国、隋末、唐末、宋末等等直到污糟的民国。

任何事物都有辩证的、具有两面性,比如我们现在享受了繁荣稳定的社会,对应的弊端就是我们有极大的概率都是平庸的——这个原理可以解释为什么人渣们会疯狂地攻击毛主席、诋毁岳飞甚至努力让秦桧站起来。它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很愚蠢吗?非也!这些玩意私心很重想出名,然而现在大家都差不多,通过正常方式出名没本事、所以干脆把自己搞得臭臭的、远离正常人,或许能红一把,要是能被美帝看中就更爽了,每个月至少能领八千呢!

  

回到高等教育的话题。

由于大家趋于平庸,因此对大学生而言,到哪里上学、学哪种专业、干什么工作甚至跟谁结婚等等选择的意义都比以前降低了,作为家长为这些事再纠结的意义也不大,更值得考虑的是如何使孩子具有正确的三观、健康的人格,还有如何避免在大学被反动叫兽洗脑或教坏。

也许有人会问,这是不是意味着少上学会更好?而且似乎我们小学或中学同学中学习差的现在混得更好,大家甚至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另类的“知识改变命运”。

嗯,我承认你讲的是事实,然而这并不是完整的事实——学历低的人确实有人混得很好,但并不意味这学历低必然混得好。事实上学历低的人在社会上的表现偏差比上大学的大多了,通俗讲就是两极分化:有人很好、有人很差。

比如在下面的正态分布图中,左侧表示差、右侧表示好。其中1是表现很好的人、2是表现很差的人,3就是那些平庸的人——上大学的!

  

我们之所以强烈感觉到1的存在但几乎感觉不到2的存在,是因为你只看到了1,是因为2不好意思联系你或几乎不参加同学聚会。

所以,知识确实改变了命运:上大学的意义是让你更加可能成为3——不好不坏、同时衣食无忧,成为一个高水平的平庸的人。

看到这里,你也许有一点点沮丧:长期的教育投入和殚精竭虑的培养只得到一个平庸的结果,多少有点不甘心。

我很理解这种想法。

那么如何让孩子又安稳又尽可能变得优秀?

没戏!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是1和3,选择的本质就是放弃。

  

不过虽然一个人没法选择,可是多个人就有这种可能性了——你要是生了多个孩子的话,一部分可以朝3努力以保证家族最基本的发展,一部分孩子则朝1努力、尝试家族的飞跃——成功了最好、不幸掉到2也只好接受了。不过这个概率在目前的社会概率不大、而且你的3们可以提携他们。

总之在这种方案下,你的家族会有可能获得更大的收益和发展。

祖先们形象地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多子多福!

  

中华文化又双叒叕地博大精深!

我就问你惊不惊喜、服不服气?

那还不赶紧去生三个以上的娃?

师伟:贬值的高考

  1990年7月9日凌晨,意大利世界杯决赛,阿根廷对西德——这场比赛我爬起来看了,因为当时我刚好和一位同学在校外临时合租、看电视方便。

  那时我对足球有点兴趣,因为我们高中的足球联赛在我们这届开始,而我打进了联赛的第一球——其实是乱踢,连守门员带球一起挤进去的,裁判那一刻犹豫了一下,然后手指中圈、算进了。哦,说明一下,裁判是我们班的体育老师,他的儿子也在我们班、正好在球场上和我站在一起。

  为啥我当时能在校外和别人租房呢?因为临近高考、需要休息好啊!那年高考是7月7、8、9三天——是的,你现在明白了吧,我看球的那天是高考的第三天,要考三门课的,我凌晨看完球,然后去考三门课。

  这个事情每每给别人讲起时基本被当作是吹牛,因为没人相信当年的我会如此对待高考!

  现在的高考早已经是冲刺动员、求神拜佛、旗袍开衩、警察护驾,连老人家的广场舞都要暂时偃旗息鼓,更有开心段子飞舞、零分作文横行,连刘强东和马克龙这些人也要被推出来凑热闹——

  然而,必须要指出的是,虽然高考一年年热闹非凡,然而高考的意义正在一年年降低:现在大学生的含金量比以前低多了,绝大多数大学生注定会渡过平凡的一生,甚至毕业就会面临失业。

  之所以说大学生的含金量比以前低多了,是因为招生数量和录取率比以前高,那自然含金量下降了。我没有找到特别完整的数据,不过以下两张图表的数据(报考人数、录取人数、录取率)拼起来基本是完整的——

  1990年我上大学时全国招生63万,现在早已超过这个数字一个量级,所以含金量也该低了一个量级,考虑到历年大学生数量的累积,含金量的下降会更为明显。

  其实要说清高考的意义,必须要说清两个三阶段——

  1、新中国高考的三阶段

  2、1977年后高考的三阶段

  首先说一说新中国高考的三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66

  以分数为准的高考。

  结合到当时中国的情况,你完全可以猜到能上大学的主要是什么人——当然城市的孩子、富人的孩子。你也可以理解1957年的那场运动为什么会发生——那时的知识分子基本是解放前富人背景,看看现在前朝遗少方方们的疯狂,你可以想见当时大学生们的主流思想是什么。

  所以,1966年,高考方式有了很大的变动。

  第二阶段:1966~1977

  1966年到1969年,因为上山下乡的关系,大学停止招生。1970年,部分大学以“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和学校复审”的方式,从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及下乡知青中招生。

  因此严格讲,1977年恢复高考的讲法并不严谨,其实1970年就又有了高考了,只不过不是以分数为准的高考、而是以表现为准的高考——显然,这是一种更为公平的方式,因为能比一考定终生的方式更能选拔对国家有利的人才。

  第三阶段:1977~今

  1977年开始,恢复了以分数为准的高考方式,将其称之为“恢复高考”是不严谨的。

  “恢复高考”的说法也许是为某些领导人彰显功绩,然而有意思的是,1966年“停止高考”的实际操办人也是这些领导人。

  其次说说1977年后高考的三阶段:

  第一阶段:1977~1979

  大学招生突然放开,这些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之骄子,在改开初期的大潮中迅速占据了各种好位置,比如即便数学只考四分都能成为如今的法学之花。

  第二阶段:1979~1999

  这个阶段大学招生逐渐走稳,形成了如今的中产,如今基本获得了小康生活。

  第三阶段:1999~今

  1999年,大学扩招开始了,大学教育的投入产出已经失衡,然而或出于惯性、或看不到更可靠更安全的路线,高考还是一种可以倚靠的成才通道,所以出现了高价学区房、高考工厂、移民考生之类的现象。

  他们只是拼命地灌输、高调地出征,像我那样熬夜看球再去考试的人恐怕不会有了。

  看了新中国的高考简史,我想你会理解为什么说现在的绝大部分大学生注定会渡过平凡的一生,因为高考对个人成长的意义已经小很多了,更不用说即便不考虑高考的因素,绝大部分人也还是渡过平凡的一生。

  所以家长和考生还是把高考看淡一些吧,现在的学习方式很多了,我们甚至仅仅凭网络就能快速学完高等教育课程,作为孩子的培养,人格、品德方面其实更重要。

  当然能上大学并不是坏事,至少会有机会获得一个有价值的人际圈,同时有机会获得更多的人文熏陶、只要不被那些误人子弟的叫兽误导就是了。

  只是,高考的意义,确实已经降低很多了。

Top